报料电话:0431-86736969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关东文脉 > 对谈•名家

杨照:从经典中发现另一个中国

“历史应该让我们看到人类经验的多样性,看到人类生活的全幅可能性,进而挑战、质疑我们视之为理所当然的种种现实状况。”

文汇报2017-02-17

徐则臣:底层写作应该是真诚的写作

我们习惯将某种职业给妖魔化,忘了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正常人和平常人。我想尽量客观地把他们还原成为一个个真实的人,无关道德,无关法律,只关乎艺术和人。

中国作家网2017-02-16

郑敏:在哲学与诗歌之间歌唱

对于我所爱好的,我是把诗歌和音乐都变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,左手是诗歌,右手是音乐。

中国诗歌网2017-02-15

李敬泽:我是个新锐作者

物质本身就是精神,人的精神生活由此获得本质和形式

钱江晚报2017-02-13

李修文:仗义每从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

《山河袈裟》于我最大的意义,就是它让我重新热爱这个世界,重新具备了去体察这个世界种种幽微之处的能力。

北京青年报2017-02-08

对话青年话剧导演孙境:试炼战争的怕与爱

《海的沉默》对日常经验的凸显、对生活细节的重视,使得观众可以超出时代和文化背景甚至国界概念来代入剧情,从中发现自己的处境,检视自己的灵魂。

解放军报2017-02-08

徐则臣:褪不去的乡土中国底色

通过形形色色人物在城市里的现实生活,作者想要和读者一起,打量这个城市,打量拥挤在地铁上、拥堵在路上的人们,然后,问一句,藏在这个城市里的,是我们的渺小和卑微,还是我们的骄傲和欲望?或许,还有藏在我们...

解放日报2017-02-04

对话谷文达:一场关于水墨的全民波普

当代艺术分为舶来的当代艺术与本土的当代艺术,一个是潮流、一个是主流。我从来没有把当代艺术作为完全是照搬西方的舶来品,当时我有一个很清晰的意识,就是要建立中国的当代艺术,当然我也知道这会是一个很漫长...

美术报2017-02-06

王安忆:写作的激情,是一种细水长流的存在

王安忆讲到,她早期的写作更多的是一种主观倾诉,但渐渐就感觉到了不满足。如今,她的写作更多地呈现出一种对世事的理性关照和细微洞悉。

文汇报2017-02-03

民俗学家萧放:因势利导,让乡风文明重归“故土”

让乡风文明重归“故土”,是中华文明护根固本的重要工作,同时也是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内容。

光明日报2017-02-06

赵本夫的中国气派

文学创作应该追求唯一性、不可替代性。在我的内心,这个意念一直比较强大——我想写出中国气派的作品,拿到世界上去,别人是不是承认不重要。我不迎合翻译,我只写我愿意写的东西。

中华读书报2017-02-03

史蒂芬·平克:天性与教养,哪个更重要

父母提供给孩子的,除了家庭环境之外,还包括基因。因此,父母和儿童之间的相关性也可能源于这样一种可能性:使父母充满仁爱、威严和善于交谈的基因,可能同样会使得儿童充满自信、行为良好、能言善辩。

解放日报2017-02-04

徐则臣:智性的作家靠思辨来推进小说

我们讲故事的传统太过强大,以至于让年轻作家认为这是唯一的正道,是写作的正途。好像离了传奇性的故事的讲述,一个小说家就会变得非常可疑。

南方都市报2017-01-23

唐诗云:“伤害”构成了我的大千世界

语言是一个写作者的标识,辨识度越高自然越好。当然我也想形成一种属于自己的语言风格,不过道路肯定很漫长。我不觉得好的小说语言有标准,任何一种风格到了极致都是好语言,关键是适合自己就好。

文学报2017-01-23

曹文芳:孩子比我们想象的更“复杂”

文学总能让我看到前方的路一片光亮,心永远是片湿润而温暖的青绿葱葱的田野。

文艺报2017-01-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