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料电话:0431-86736969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关东文脉 > 国学堂

“过五关斩六将”关羽就是不折不扣的路痴

在中国的古典小说里,《三国演义》将文学、历史、地理、军事完美结合得无与伦比。它不仅是中国长篇历史小说的开山之作,也是一部表述当时地理环境的杰作。但是书中大量存在的“地理问题”。

成都商报2017-01-19

杨万里将自己想象成桃花

桃花有着自己的使命感,它喜欢作为信使来向人们报告节气, “桃花爱作春寒信” 。杨万里将自己身上的寒意转移到了桃花的身上,桃花也有了知觉,自己冷,偏要说桃花冷,这就不仅让自然景物有了画面感,而且还有了...

中国台湾网2017-01-18

孙坚拿了玉玺到底用来干什么?

《三国志》记载的,其实,玉玺在孙坚手里还没捂热,就去了袁术那里,孙策借兵,也没用玉玺交换。然而,演义作者的安排却创造了艺术上的精彩,这绝对是高明的小说手法,将玉玺作为中心,展开一系列对决、阴谋,以...

广州日报2017-01-18

韩信打了胜仗 为何却埋下杀身之祸?

汉军与齐楚联军隔潍水对阵。刘邦派张良带着印信去封韩信为齐王,并征调他的部队攻打楚军。韩信不知内情、不明就里,竟觉得刘邦挺有意思,却哪知已为自己埋下了杀身的祸胎。

中国台湾网2017-01-18

程水金:庄子的表达焦虑

庄子对人生与人心的思考,可谓古今独步,尤其对观念的表达与接受,有着无与伦比的深刻反省。如何有效地传达思想,何种言说方式有利于接受,就成为庄子从事表达之前必须自觉思考,或者在表达的过程中必须不断克服...

光明日报2017-01-16

《西游记》中的白龙马是西海龙王亲生的吗?

小白龙火烧明珠事件的详情不得而知,但西海龙王却因此把他告到玉帝那里,并且经玉帝钦定了“忤逆”的罪名。若非碰巧遇见观音,小白龙必死无疑。如此决心把儿子置于死地,可见这对父子间的感情并不怎么样。

北京青年报2017-01-13

唐代大V韩愈将每条帖子刷成“热门成语”

韩老师不仅是个文艺青年,而且还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颇有造诣,例如公元817年,唐宪宗命裴度征讨淮西军阀吴元济,并且取得胜利,活捉军阀头子吴元济,其行军参谋就是韩愈。

广州日报2017-01-10

《礼记》精选丨不学“礼”,无以立

《礼记》又名《小戴礼记》、《小戴记》,据传为西汉礼学家戴圣所编,是中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章制度选集。《礼记》有《曲礼》、《檀弓》等四十九篇,内容庞杂,上至王室之制,下至民间之俗,无不涉及,是研究我国...

国学网2017-01-10

《红楼梦》里的文艺青年如何折腾螃蟹宴?

世人常说红楼多隐语,如书中菊诗与蟹诗共十五首,独宝钗一人三论“重阳”:“重阳会有期”,继言“聊以慰重阳”,这里又说“涎口盼重阳...... ”在一片喜乐的螃蟹盛宴背后,冥冥之中,却又笼着一层说不尽的悲伤。

大公网2017-01-05

如果用一句诗回顾2016,你会用哪句?

岁月如歌,有些事需要用心记得,有些事需要安心遗忘。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过去的2016年的生活,你会想到哪句?

人民日报2017-01-04

《西游记》中的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

《西游记》中的女儿国故事,以伊吾国附近的女国为基础,加上海洋女儿国的佐料,就做出了一盘《西游记》的大餐,果然很美味可口。

北京晚报2017-01-03

古之“元旦”,非今之“元旦”

元旦一词在中国已经有五千余年的生命,最早是出现在《晋书》中,“其实正朔元旦之春”。所谓“正朔”是指正月朔日,宋代《梦粱录》中有“正月朔日,谓之元旦……一岁节序,以此为首”的记载。

北京晚报2017-01-03

东汉三国:一个单名流行的时代

东汉三国,是一个单名流行的时代。走马楼吴简中的《嘉禾吏民田家莂》(简称《田家莂》),对当时民众的姓名进行了记录。审视其中的近2000个田家人名,人们惊讶地发现,这近2000个人名是清一色的单名。

潇湘晨报2016-12-26

魏晋南北朝为啥被称为“乱世”?

从大历史的视角看,魏晋南北朝时期既是秦汉旧秩序的瓦解期,又是隋唐新生机的孕育期。贯穿于两个过程之中并对历史走向产生深刻影响的重要因素,就是世族与国家关系及其交互作用机制。

解放日报2016-12-20

对整体人生的空幻感,成就了嬉笑怒骂的苏轼

苏东坡生得太早,他没法做封建社会的否定者,但他的这种美学理想和审美趣味,却对从元画、元曲到明中叶以来的浪漫主义思潮,起了重要的先驱作用。

羊城晚报2016-12-13